178国际娱乐怎么登录

奥密克戎对我们家的“时间差攻击”【上海封城日记4月5日】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2-05-09]

html模版奥密克戎对我们家的“时间差攻击”【上海封城日记4月5日】

按照浦西封城之前的公告,今天应该是解封的日子,当然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全民核酸检测结果都来不及出来。但是我已经知道了自家的结果,中午接到疾控中心通知(注意这个时间节点,后面有用),昨天中午的核酸测试,家里老人结果为阳性,其他人的结果都是阴性。

4月1号第1轮核酸测试我家都是阴性,封在家里几天,不知道怎么就阳了,是因为快递还是因为之前拥挤抢菜造成的,不得而知,果然病毒太狡猾,反正先打包准备隔离了。

各种消息仍然满天飞,比如视频显示昨晚一大车人拉去方舱隔离,结果发现各个方舱都满了,于是放在荒郊野岭某个工厂过了一夜,让老人受冻。另一处方舱人群聚集,激愤地喊着要出去。

我的上海熟人们纷纷传来消息,显示“最后一公里”还是各种乱象。比如有个老人阳性,于是家人被接走隔离了,但阳性老人却留在家里,发烧了也没人管。

我校一个学生在外面租房子,4月1日室友抗原测试阳性,4月2日室友核酸阳性,自己4月2日出现症状,抗原自测阳性,报告居委会,但是一直没人给他来做核酸。4日从社区医院得知居委会并没有上报情况。到了今日,症状倒是缓解了,可是缺少食物。

从网上抢购了东西,可是小区里没人敢给他们送货,w66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网站,怕传染。这一点我们小区就不错,居委会让我把快递地点填到居委会,由他们派人送过来。

好吧,零零种种,证明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被迫居家隔离了,包括我。但我现在亲身感受到,这些乱象也不全是人祸,与病毒动作迅猛也有关系,我称之为“时间差攻击”,举例说明:

1、4月1日居民A参加第一轮核酸采样检测,

此时病毒已经在A身上潜伏,只是没发作,所以采样采不到足够病毒,测不出来,于是??

2、4月2日核酸检测结果公布,居民A是阴性,同时,4月2日A身上病毒开始发作,

3、因为A的核酸结果是阴性,别人并没有防范。但奥密克戎病毒传染能力极强,4月2日发作当天就已经通过A传给了B。

4、4月3日做第二轮核酸采样,从A身上采集到了足够的病毒,但是B身上病毒处于潜伏期,没有采集到足够的病毒。

5、4月4日出结果,显示A是阳性,A被隔离。显示B是阴性。

关键就在第3步,如果病毒传播速度没那么快,虽然2日发作,但到了4日仍没有传出去,A就会被4月3日的第二轮核酸筛出来隔离,来不及传给别人。但是他在2日已经传给了B,并且在B身上潜伏未发作,准备下一个循环。我现在深刻感受到了这个循环,为什么?因为这个循环正在我的家里发生,傍晚时候(对照文章开头提到的时间)自测抗原,大宝又阳了。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症状,当然都不算严重:低烧,不适。大家不用担心。

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差,就被奥密克戎利用。这一次上海加了抗原自测环节,就是为了尽量缩小这个时间差(让居民不等第一轮核酸测试结果出来就可以自测病毒是否发作),减少病毒传播的时机,但显然还是有点跟不上。

虽然来了全国的支援部队,但是也面临和当地对接的问题,毕竟外人更不了解当地情况。如果上海系统不能有效运转起来,靠空降兵也是不行的。

本镇卫生中心的人打电话给我,问除了阳性之外其他家庭成员的身份证信息。这些信息都是靠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去问,并没有一套贯穿体制内部的信息管理系统来分发信息。要是感染人数多了,忙不过来也就只好疏漏。

昨天日记说了居委会这一层级的状况。今天本镇有一件大新闻在微博刷屏了,显示出镇一级的问题:

居民A打电话给镇政府,质问为什么免费物资大礼包到现在没有发放,这个电话的爆点出在接电话的工作人员B的态度上:

B给了A一个电话让他打过去,

但A反映那个电话永远打不通,

B说负责人就在电话那间办公室,你继续打,

于是A要求B直接去那个办公室找负责人(好像是镇长?),

B吞吞吐吐,说:“那不方便,我去了,那我可能明天就拜拜了,我和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呢。”

我大概理解,这要不就是B找借口推脱,要不就是自己的汇报层级不够。按照平时科层制的习惯,就是要一层一层汇报,不能越级汇报。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准战争状态,还是这么守官场规矩,没办法。

对比之下,可以理解,之前疾控中心朱谓萍主任接电话的时候,那么敢讲,不管她的观点对不对,你同意不同意,市民听了会觉得很爽。不过问题是,听着爽的观点也不一定就是对的,所以现在上海的情况就是这么扑朔迷离。

这次上海市民发展出了一种电话参政的办法??打电话、录音、发布。本镇居民A的那个声线,和之前给朱谓萍打电话的男子声线几乎一模一样,轻柔、锐利,思路清晰、又透着精明,真叫上海男人气质了。A问责的核心是居民都快没蔬菜吃了,你们的礼包为什么还不下发。

回想封城前,本镇让大家订购蔬菜包200块钱一份,有的人说贵了,以后有免费的。我也懒得管了,买了一份,同时观察了一下,本小区1000多户只有50多户买了。现在网传本镇政府把别人捐赠的蔬菜都拿来卖了,本镇居民买的少,就卖给其他区,比如浦东区,浦东区拿去免费发放了。好吧,至少浦东区政府比本区关心群众生活。

目前本镇政府出了公告,说正在克服困难,尽快发放礼包。

这个电话还有一层启示:在上海,平时各类公务员窗口服务态度都不错,但前提是有时候你要会精明兮兮地逼他,如果你老实巴交的,他说不定也会忽悠你。前几天有视频网传浦东某封控居民区,一群本地爷叔阿姨不满居委会工作,一起对着镇长喊口号,要求罢免居委会主任。这就是平时那种“逼劲”的发扬,但是在这个非常时期,光是相逼,用处不大了,怎么团结一致才是问题。

基层不牢,地动山摇。眼下,大家知道是这个情况,也不用急着去骂了,至少直接和居委会工作人员打交道的时候,彼此照顾点。居委会一层资源本来就不多,按命行事,工作积极一点还是消极一点,看运气。客气一点大家都好。

可能真的要去隔离点了。今天看到有隔离点儿童的视频刷屏。

好多人说作孽,怎么有孩子只穿了尿裤没穿裤子,怎么有宝宝用筷子吃饭没勺子,没有父母陪伴,这样会给孩子留下多少心理创伤。也有人说锻炼一下挺好,我觉得是。那里明显有空调,没穿裤子下床也没啥。小朋友一个人独立吃饭还逼着自己学筷子,不是挺好嘛。

宝妈不是应该高兴孩子坚强,一夜之间长大了嘛。不要总是左一个心理创伤,右一个心理创伤,就你创伤最多。大人还是要做好自己的心理建设,给孩子做好榜样。有人说你支持锻炼,那让你家孩子去。我家孩子可能真要去。

姜文导演之前带着孩子到农村住泥屋吃土饭锻炼性格,多少中产家长赞叹,怎么就忘了呢?聪明上海人,只要别过于zuo,应该明白锻炼锻炼没坏处。还有启蒙派,也不要老拿孩子来说事,你们平时左一个希腊文明又一个希腊文明,不知道希腊斯巴达的儿童社会化集体抚养吗?

官方昨天宣布隔离政策,大人小孩必须同时阳性才能一起隔离,如果小孩阳性而大人阴性,那就只能和孩子分开。那么要想在一起,只能家长也设法一同感染。不过我现在的经验是,和孩子朝夕相处,也很难同步。孩子有发烧,但是大人没状况。或者很可能最后大人阳性了,孩子却怎么也测不出阳性。又想感染上,又不想感染上了,真难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最新消息说上海推出了亲子方舱,阴性家长在充分知晓风险的状况下可以陪同,要是不幸染病,别抱怨就是了。

对比下,孩子们的隔离条件比大人好多了。网传最新紧急建立的隔离点,大概比汶川地震时候的帐篷区好一点。看来大人也要去接受锻炼了,只希望老人们能被安排到好一点的方舱去。我觉得比起网上的小道消息传来传去,政府不如公开正面告诉大家现实的状况。这是真的战时状态了,大家要有个心理准备。

事情并没有简单的循环,这一轮上海的恐慌和热闹,与之前武汉、西安封城还不一样。

武汉那一轮是:卧槽,这是什么凶恶病毒啊?我们的政府和社会能不能承受得了啊?全世界人民看湖北,一开始各种乱,然后居然振作起来控制住了疫情。

西安那一轮是:哎哟,怎么还不会抄作业呢?是不是内陆城市都不行?但是西安也挺过来了。

这一轮是:我去!上海也能出这么多幺蛾子!哎呦,这样循环封城什么时候是个尽头?

上海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,是坏事,也是好事。

昨天雷斯林说,“清零派”和“共存派”都被互相妖魔化了。有道理。我现在已经不是旁观者,几乎完全身陷其中,我的感觉是,每一轮都没有完全现成的作业可以抄。既要承认上海工作的不足,也要承认这是新模式的病毒攻击,上海必须振作起来挺住这一轮攻击,给其他城市留下时间。其他城市的居民们别光顾着看热闹了,赶紧去接种疫苗吧!

上海昨日全力检测,测出来一万三千感染者,明显方舱数量增长跟不上感染人数增长,今晚120应该不会来接人了。在120到来之前,怎么居家隔离,怎么防止病毒室内传播,家庭成员也难免意见不统一。我是觉得,既然已经有家人染上,如果实在防不胜防,全家都染上倒也痛快,靴子落地,免得烦人,一起 Be positive,Be patient!